大家都在搜

长寿时代如何有尊严的老去?泰康之家陪你循环一场被拉长的角色扮演



  近日,中国老龄协会公布了“2020年度全国老龄新闻宣传好作品”的获奖作品,在记者岳超群的作品《长寿时代如何有尊严的老去?泰康之家陪你循环一场被拉长的角色扮演》一文中,讲述了生活在广州泰康之家·粤园记忆照护区阿尔茨海默症患者的故事。以下是文章全文。

  “你奶奶又冤枉我了,她跟叔婶说我们没给她吃饭,明明刚吃过饭呀,跟她讲道理又讲不通!”当妈妈又一次诉说委屈的时候,王静静心中咯噔敲响警钟。此前,他们见过奶奶跟镜子里的自己不停地说话,会焦躁不安地喊房间里进了贼。

  作为在广州泰康之家·粤园工作的护理主管,见过太多类似的情况,王静静意识到,奶奶很可能是阿尔茨海默病。

  这种已经成为威胁老人健康的“四大杀手”之一的疾病,目前在我国约有1000万患者,数量居全球之首,预计到2050年,将突破4000万。

  偷偷降临的老年痴呆症

  “妈妈,别生气,奶奶是出现认知障碍了。”她告诉母亲,奶奶很有可能是患上了老年痴呆症,虽然目前没有办法治愈,但可以想办法让病情发展慢一些。

  王静静觉得这是工作给予家里的福报,奶奶在病情初期,自己就意识到了。对于更多家庭而言,这可能要走过一段曲折的路。

  76岁的花姨,每天一定要锁上房门,总疑心有人偷东西,有时候会将大小便拉到裤子里。家里人起初将之归结于“老糊涂了”,总是试图跟她讲道理,老人家也越来越焦躁。直到一次摔倒住院,经医生提醒才发现是阿尔茨海默病。

  “很多家庭会定期体检,关注老人的身体器官是否正常,但是认知问题往往会忽略。”王静静说起。

  

image.png

 

  作为一种起病隐匿的进行性发展的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尽管近些年阿尔茨海默病知晓度明显提升,但仍然会有很多家庭错过初期信号。如,总怀疑东西被偷、怀疑有人进房间,经常藏东西,不断折叠衣服和整理房间,记忆力衰退、言语表达障碍,离家出走,判断力下降,处理熟悉的事情出现困难等。

  89岁的阿姨一直在照顾102岁的老伴,花20分钟喂完一只猕猴桃,1个多小时喂完一顿饭,还时不时给老爷子纸巾擦嘴,看起来细致而耐心。老爷子动作迟缓,脸上神情木讷。但认真观察,就会发现,阿姨总是固执地让老伴吃东西,在老伴被撑到扔勺子时会生气,然后,继续将食物捣碎放进他的小勺子里。

  “我妈好像有点太过于关注我爸了。”某天,子女终于意识到这个问题,将两位老人送到养老社区,接受专业的护理照顾,希望能缓解老人的偏执。

  把“不正常”当成“正常”

  在泰康之家养老社区,有着认知障碍的老人,找到他们的“小社会”。

  88岁的洁奶奶一直把养老社区当旅店,到了晚上就要找爸爸。80多岁的荣姨,记忆里孩子还很小,总担心有人来偷,吃饭遇到排骨、虾,她会用纸巾包起来,偷偷塞进口袋。70多岁的阿姨,尿路感染出现便血,坚持认为自己是来了月经。

  有的老人总怀疑保洁阿姨偷自己的东西,有的许多次拿香包当茶叶泡水,有的坚信自己家就住隔壁某个小区,总念叨着要回家……

  “正常思维看来,他们哪里都不正常,但把他们的不正常当成正常,他们就正常了。”这句颇具哲理的话,是粤园护理主管杨朝兰的真实感悟。

  在她看来,对于这些老人而言,理解、关爱、尊重,比争论常识和对错更重要。而相较于家庭照护,机构养老有着明显优势,如具备了医疗、护理,感控、康复、文娱、音乐治疗、营养等全方位的专业团队,可以给老人更专业的照顾。

  许多小细节都显示出精心设计的痕迹。房门口的“记忆小窗”,摆放着老人们钟爱的小物件、手工DIY作品等,这是为了帮助定向困难的老人找到家的方向。房间里,马桶盖是红色的,醒目的颜色是为了引导老人们去那里大小便。房间和老人活动区域没有镜子,因为对记忆障碍的老人而言,镜子里的“陌生人”可能让他们恐惧。

  “很多时候要像教小孩子那样,让他们重新习得一些技能。”杨朝兰说。

  90多岁的华叔,在家里也总是被墙头桌角磕得青一块紫一块,情绪越来越焦躁,住院时因为不配合治疗,不得不采约束手脚,到养老社区的时候,手腕上还有明显的瘀痕。刚住进来,华叔不怎么吃东西,进食基本靠喂,血糖也不稳定。

  泰康之家工作人员没有执着于跟他讲道理,而是播放一些音乐,给他一个“正常”的社交环境。渐渐地,看着身边的老人吃饭,他也自己吃饭,还会跟其他老人聊天,讲自己过去的故事。“他说的不一定有逻辑,旁边的人也不一定听或听得懂,但是老人的心情明显变好,情绪也稳定了。”王静静感慨。

  王静静也会提醒家人,不要总想着跟奶奶讲道理,频繁指出错误和纠正行为,这更容易加剧她的焦虑不安,让其恐慌、甚至发脾气,不利于病情的控制。

  一场被循环延长的角色扮演

  下午3点半,又到“西关小姐”收租的时间了。90多岁的她挎着自己的小包,开始在走廊里兜圈,脸上神采焕然,眼神有些混沌。“钱已经给你的管家了。”穿着工作服的年轻租客告诉她,扶着她去给管家打电话。

  

image.png

 

  “这层楼住着7个长者,他们只有远期记忆,大多留在以前的职业身份里。”杨朝兰介绍。

  扮演租客的年轻人,是养老社区的护理人员,这也是他们工作里的日常。85岁的曾叔,以前是政工师,现在依然热衷于给人上思想政治教育课,护理人员便扮演“小迷妹”接受教育。80岁的苏姨,精神状态很好,喜欢唱歌,但是冷不丁就会说谁谁没交学费,要赶出去,这时候,护理人员又要客串“班主任”,做花名册给她,点过人头后,苏姨就安静了。

  龙叔以前是骨科医生,每到黄昏,就会情绪波动很大,到处游走,闹着要回家。“有人挂号了,好远慕名而来的,家里很穷。”护理人员告诉他。这时候,他就会安静下来接诊“病人”,护理人员配合他做手术。

  有时候,老人们也会吵架。“7个长辈,5个人在吵架,没有主题,彼此逻辑也对不上,这时候,我们就会将他们分别搀扶回房间。”杨朝兰说。

  杨朝兰形容,在患阿尔茨海默病老人们臆想的故事里,这里每天都在演单元剧。

  “适度满足他们的需求,让他们心理愉快、顺意生活,有时候比某些医疗干预更重要。”她解释,当老人陷入自己的剧情里,最佳处理方式不是试图“掰回他”,而是,顺着他们的想法,带着他们度过不正常的那段记忆,等待自然苏醒。

  “掰回”的反作用也许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妈妈/爸爸,你还记得我吧?我是谁?”这个亲属探望时最喜欢的问候,在陷入记忆障碍的这些老人那里,近乎于“死亡提问”。

  “想不起来,他们会很紧张,好几次,我看到长者被这句话刺激到,手和嘴唇都在发抖。”杨朝兰提起,有时候,这些老人会沉浸在以前的记忆,有时候又会回到现实场景,因此护理人员会提醒前来探访的家属,规避这类问题。

  2020年9月21日是第27个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日,今年的主题继续为“从容面对,不再回避”,这也是王静静和杨朝兰及她们的同行者内心里的期待。

  “再出色的人,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自己会遭遇什么。”王静静感慨。

  泰康之家养老社区将这些老人称之为“居民”,当阿尔茨海默病摧毁他们曾经的清醒与睿智,他们中的许多人,依然保持着过往良好教育的烙印,如吃饭时坐得笔挺、细嚼慢咽等。“他们的身心还是有感知的,他们也需要有尊严地生活。”她说。

  (注:文泰康之家是泰康保险集团旗下专注养老康复实体建设运营和创新服务的专业品牌,并已发展成为大型高品质连锁养老机构,泰康之家复制美国成功经验,结合中国长者身心特征打造的国际高品质医养社区。泰康保险集团旗下拥有泰康人寿、泰康资产、泰康养老、泰康健投、泰康在线等子公司。业务范围全面涵盖人身保险、互联网财险、资产管理、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医疗养老、健康管理、商业不动产等多个领域。截至2020年底,泰康保险集团管理资产规模超过22000亿元,退休金管理规模超5200亿元,累计服务个人客户3.56亿人,服务企业客户超42万家,在全国布局22家高品质泰康之家养老社区,5大医学中心。泰康保险集团连续三年荣登《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位列第424位,中国500强第104位。)

  

image.png




上一篇:灯饰行业权威奖项——2021“光筑奖”启幕!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中国的铁路网络跨越13.1万公里
紫禁城让人们感受到更多的呼吸空间